www.31222.com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www.31222.com >
在湘西田头过向往的生活依山傍水轻嗅茶香
发布日期:2021-08-24 14:40   来源:未知   阅读:

  辛丑年夏至后第五天的下午,我决定去访翁草村,躲避正在酝酿着一场强降雨的烦闷,驾车从州府吉首出发,沿国道352线向北走,果然,四十多公里路的两边静谧青山滤掉了摄氏三十四五度的酷热。

  至默戎镇牛角山村旁,一脉村道携我朝西南向那面山坡攀援,由丰厚柔软的藤蔓芷草作经线纬线织就的深绿绸布,从坡顶滑下来。绿绸起伏、涌动,这是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松树、杉树、板栗树以及不知名的各种树木聚成的丛丛树林,自高坡铺延的视觉效果。

  其实,这只是覆盖于地属有“中国生态魅力县”“中国名茶之乡”“湖南省森林覆盖率最高县”等荣誉称号的古丈县巨大绿绸的一小片。

  车窗外呼呼吹着凉风,二十分钟左右,我上到翁草村村头了。寨子坐落于海拔580多米高的一块小台地,大坡还在缓缓往上长。

  太阳斜到对面山腰,那些吊脚楼刷了桐油的板壁将太阳光反射过来,晃人眼。我暂且将白茶园藏着,留待明早晨曦降临,再去感受那美妙时刻。

  抬眼见到从村后高坡延伸而来的一脉山岭在停车场边驻足,岭上高耸着几棵高大的枫树,墨绿的树冠跟天空接壤处,静卧着慵懒的云朵,白云在乘凉吗?

  无数代际的苗族人传说,他们的祖先是蝴蝶妈妈生的,蝴蝶妈妈是枫树生的,枫树是苗族村落的风水树,是苗族村落的标志。

  除长着枫树的这支山岭,自寨子后边高大的山坡延伸来的还有四脉,参差不齐止于停车场四周。我下意识摊开手掌比划,五支小山岭拢堆,拢成一只巨掌。掌心在停车场坎下,几丘稻田叠在那儿,禾苗呈浅绿色,稻花鱼跟青蛙在水田里时不时弄点小动作,蜻蜓们轻盈无声在禾苗间滑上滑下,四周树林声声悠长悦耳的蝉鸣呼来应去。一阵风过来了,连片的秧苗止不住漾起来……

  凉风里,稻田边翁草村小学旗杆上那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轻轻摆动。学校同稻田占据着村里最好的地盘。盖青瓦、刷着黑亮桐油的板壁、积淀着深厚岁月痕迹的吊脚楼,是苗寨的灵魂。幢幢木楼依着各自所据山岭地势自村小与稻田边层层后退、向上,不论朝向,依了一种旋律层层叠叠有序排列,如蜜蜂造窝。最终,将苗族典型的蜂蝶式寨落的剪影清晰地投映在清透的蓝天里,29988神算子论坛四不像侵染上了透着淡淡胭脂粉的天空之蓝……翁草村 下同

  我穿行于寨巷,走过写着“万年桥”的小石桥,石桥上边构建了简朴的木质楼台,飞檐,翘角,盖着青瓦,如一只歇息的山鹰。这是村民纳凉、聚会、对歌、迎来送往的小廊桥,此时,桥上坐着几位七老八十的老汉,神情悠闲,你一句我一句用属于自己的语言说着一件过往的趣事。显然,他们已经习惯好奇的山外旅人在寨中穿梭,用和善的眼神朝我示意问好。问石桥为何叫“万年桥”,老人们回答很是积极,答案几乎一致:政府派的扶贫工作队帮村里修的桥,还给寨子巷道铺了青石板,帮引来山上泉水,帮安了路灯,这修路架桥引水安灯等等,恩德万年长呀。说罢,个个眉开眼笑。这些曾经如山鹰一样背负沉重生活担子跋涉在山里山外山上山下的汉子们,被艰难困苦磨砺出粗粝骨骼和坚毅个性。大半辈子努力争取改变生存环境而无力改变,等他们像飞不动的老鹰无奈歇下来时,政府派出扶贫队员帮他们实现了梦想。一位石姓老人拍拍自己的肩,笑着说:“我们挑水挑担挑了将近一辈子的老肩被解放了,政府前些年帮拉通了村里的公路,农资和农产品有车运输,生活用水也不用挑了,扶贫干部帮我们把山上的泉水引到了每家每户门前,”另一老人打断他,“你看我们的鞋子多干净啊,现在走的都是石板路,以前呀,雨天泥晴天灰,一年没穿过几天干净的鞋子”,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讲述政府的好、扶贫干部的好,愉快地夸赞四周的一切,说做梦都没梦到过还能赶上这么好的日子,老人们朗朗地笑……

  石桥下小溪沟清澈的水流仿佛受到感染,叮叮咚咚哼着愉快的调子。诱人的饭菜香味弥漫在翁草上空,先前坐于石桥上闲聊的几位老人,各自唤了孙儿或狗儿,朝不同岭上散发出熟悉饭菜香的木楼散去。

  我站在村南山岭上最上边的那户人家背后朝南打望,在那些起伏的山脊找一个豁口望过去,想看看最远的地方是哪里?从山湾茶园收工回来的一位阿姐告诉我,那边还有苗寨,有属保靖县的葫芦苗乡,翁草村没通车之前,村人去葫芦赶集就是走的山冲里这条小路,山高路远的,一趟下来要三个钟头,来回五六个钟头。我把眼光收回来放在阿姐的身上,说那得花多大的力气哦。阿姐浅浅笑了笑,“村里没通车之前,村人随便往哪去赶集走亲戚,都得走几个钟头。”阿姐接着说:“力气长在自家身上,用完了,吃碗饭、休息一下,力气又回来了。”我的心被阿姐的话蜇了一下,有点疼,打量着阿姐。背着背篓扛着锄头的阿姐清秀白净,许是山里日头有树林遮阴吧,几十年的岁月和紫外线没在她脸上印上明显痕迹,但瘦弱的身姿明显被往时的困苦过度侵蚀过、耗费过。阿姐笑笑,朝自家木楼归去。

  我继续辨识着南边贴紧沟谷、坡面那些细细弯弯、圆圆点点丘丘稻田和片片茶园,禾苗与茶园呈现着深绿色,跟四周树林的深绿浑然天成,翁草人赖以生存的阔大绿野四处延伸,最后淡出了我的视线。

  村西头那道起伏的山脊上金色的云彩被点燃了,山里头的日落仪式也准备得这么妥妥的吗?

  我噔噔噔地从村南山岭上转悠下来,然后登上通向村东头“望村坡”饭馆的长长石阶。在茶园劳作的龙献文

  在这里,撞上了一桌喷香的饭菜,遇见一个熟悉的人:自然卷曲的头发,凸出的眉骨下嵌着双山鹰一样眼神的眼睛。这位牛角山村的领头人龙献文,带领村民创建了一条生态绿色有机的茶文旅全产业链,村人年均收入达到近两万元,还惠及周边11个村2万村民,帮扶近千名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脱贫,成了网红村支书。

  30多年前,浙江省安吉县溪龙乡黄杜村由于人均耕地少,也是穷得叮当响,后来在政府的帮扶下,黄杜村老百姓在有限的土地里精耕细种,将黄杜村种成了浙江安吉白茶的核心产区,种成了“白茶第一村”。2003年4月9日,时任浙江省省委书记的习到黄杜村考察,给予安吉白茶“一片叶子,成就一个产业,富裕一方百姓”的高度评价。之后,通过10多年的发展,黄杜村人均收入4.5万元,仅白茶年人均超过3万元。富了,村里的党员决定从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走出来,为脱贫攻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2018年4月9日,村里20名党员联名给习总书记写信,汇报本村种植白茶致富情况,表达捐助1500万株“白叶一号”茶苗帮助西部贫困地区群众脱贫的意愿。收到信后,习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吃水不忘挖井人,致富不忘党的恩”这句话讲得很好,增强饮水思源意识,弘扬为党分忧、先富帮后富的精神,对于打赢脱贫攻坚战很有意义。

  龙献文说:“‘白叶一号’是扶贫茶,是先富帮后富的精神火种,对精准扶贫首倡地湘西、古丈这个深度贫困县打赢脱贫攻坚战具有特殊意义。”他立即给国务院扶贫办、农业农村部打电话争取捐赠。最后,争取到500万株“白叶一号”茶苗落户牛角山村邻近的翁草、新窝、夯娄等三个村寨。

  因为茶,相隔几千里的一个率领村民种白茶致富的村支书盛阿伟,一个率领村民种绿茶致富的村支书龙献文,成了脱贫攻坚的亲密战友。因为白茶苗,龙献文先后数次前往黄杜村考察,学习白茶的栽培技术,并将本村20多个种茶土专家送到安吉县黄杜村培训白茶种植技术,然后,将学习回来的技术人员分散到三个村去进行技术指导。而盛阿伟则带着技术人员和盘缠,每年数次翻山越岭前来翁草村、新窝、夯娄等村做技术指导,解决栽培出现的问题和困难。我留在山上,住进综艺节目《向往的生活3》中主场景“蘑菇屋”旁的凤姐家的吊脚楼。

  一声清脆的鸟叫唤醒了我,隐约见一只半掌大的棕色蝴蝶从敞开的窗台起飞出屋檐,忙至窗前,蝴蝶已隐入木楼的暗影里。

  手机闹铃骤响,已到清晨5点20分。昨晚跟石泽辉约好,他带我去“白叶一号基地”。一闪神,月亮不见了,只留一片纯净的天空,天空清新、纯粹,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赞美她。忙下楼洗漱,急着去见证另一场美的盛宴。

  我们在穿过一片果园,经过几丘雷公田,走过几段“之”字路后,朝右不远到了“最格读”(苗语意为后山)一块台地,这是翁草第二级小台地,海拔已到700米高,主峰还在上升。台地上矗着一栋灰色长方形建筑,墙上“光大扶贫”几个字告诉我们,这是中国光大集团捐建的白叶一号制作车间。

  小石说,6点01分,太阳准时露脸。他告诉我,看白茶园,先看日出,看雾。车停下,已是5点50分。小石将我引至正在修建的一处观景台:“今早没雾,州气象台预报明天起湘西将有大雨,雾吓得躲了。”他替我遗憾。

  “哦,哦。”我应着小石,目不转睛,屏着呼吸,看着太阳即将娩出的方位:东边山脊上已经出现镶着美丽紫色边的一道口子。我凝视着,紫色慢慢晕开,然后融进了银色,接着有密集的珍珠云润泽着紫色,瞬间爆出金色,金色强劲地向口子上下左右快速闪开,砰的一声,猝不及防,一只金色的球体蹦了出来,万道金光射向大地。

  回过神,眼下的“白叶一号”茶园披上了金缕玉衣。观景台下是一面东北向缓坡,坡面不时拱起一些小包。无疑,这是千年万年轻柔的山风静静旋着身,小包无声无息随风旋转而隆起,远看似一支支精巧的斗螺。连接这面缓坡的是朝东、向北延去的山脊,轻柔的旋风似乎在山脊上加了急,在延向东去、北去、西去的岭脊上团起一串串土环,土环不高,几米到几十米不等。土环不大,直径大到几十米,小到几米,丘丘相连,环环相扣,这是千年万年山风日复一日奔去山崖与森林约会留下的省略号。在这些隆起的小包和团拢的土环上,覆盖着一张凹凸起伏的绿毯,织成绿毯的就是从浙江省安吉县黄杜村跨千山万水而来落户不到三年的“白叶一号”茶苗,还有陪伴呵护茶苗的稚嫩的青草。蜿蜒于茶园上缘的产业道跟下缘从崖下探上头来的排排深绿树冠,清晰地勾勒出“白叶一号”基地的轮廓。茶园中劳作的人们

  小石对远嫁而来的“白叶一号”习性了然于心:700米的海拔、含磷的砾土层、沟谷上、森林畔,按唐代学者陆羽总结的好茶生在“阳崖阴岭”的生存环境,“黄杜村的娘家人跟翁草村的婆家人,一起给白茶苗看的上等好风水。”小石满是溺爱的表情:“过两三年,白叶一号就到了丰产期。”

  我好奇白叶一号的口感,“今年第一次采得了三百斤干茶,有淡淡的奶香味,供不应求。”小石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种茶人与饮茶人皆知,茶树跟人类跟山川风物一样缺不了云雾以及阳光雨露的滋养,高山云雾茶才是茶中仙子。昨天下午,在翁草村村部便民大厅巨大的电视屏幕上我已经见识了航拍的雾漫茶园的景象。雾涨雾落,山岭、坡面时隐时现,一片片一绺绺云雾跟白茶树演绎着卿卿我我,缠缠绵绵的爱情大片,嫩绿娇羞的茶叶片闪烁着处子般明媚圣洁的光。小石说,这是白茶基地的日常景象。

  今早虽没雾,但有甘露,神秘大自然昨晚酿造的甜蜜泪滴,“白叶一号”茶苗叶片跟伴着她的青草叶片上的露珠闪烁着五彩光。这是晨曦开在白茶仙子灵魂里的花,开在白叶一号基地的花。无数朵花成片地开,开满“最格读”高坡,开满翁草,开满大地。



Power by DedeCms